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官网

情事 | 把你镶嵌在我心里

似水流年里,一份无言的爱恋像一颗星标永远闪烁。   那年栀子花开,应约去深圳。   S君按我的要求找:A的鼻子、B的眼、C的五官、D的身高、Z的气质……总之一句话,我要十全十美的男朋友!   为我择婿选郎?这么苛刻的条件,对S君来说不难!   当年,栀子花开的季节,我在半工半读的处境下,考前复习怕影响其他人休息更怕被她们泼冷水。路灯下有些昏暗,看不清楚字,我蹲在酒店一角,我的惯用伎俩是阵前磨枪,不快也光!速看速记速背。对于明天的考试,更让我惧怕的是该念的书没有念,咬文嚼字的定律概念,都记得杂乱无章,欲哭无门的状态让我显得更加不安。   看见酒足饭饱的一行人大踏步向我这边走来,我慌忙站起,把书藏在腋下。看他们衣装的打扮貌似官场人,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和颜悦色地说:“你看的什么书?拿出来给我看看!”   我像被逮到的兔子,极不情愿又不得不拿出来给他看。他翻着我的书问:“你姓什么?”   “……我姓黄”我小心翼翼地应答。   “啊哈哈!我们是本家。”   与他同行的人齐刷刷地看我的书,且伴着窃窃私语。   然而此刻,我心里五味陈杂:那绵里藏针的语气,差不多要把我审哭。   其中一个人说:“给她钱,兜里有多少,都给她!”   那位声称我本家的说:“我兜里没钱!谁身上有笔,给我!”他身后随即递上一支圆珠笔,他翻开书,在目录前空白的扉页上狂草题词:书能治愚。然后签名落款,随手递交给我。   我接过书,心里极为不悦,我的书差不多要被他划拉烂了。   不知所措的我呆立着,低头不敢动。一张五十元人民币放在我的书上,紧接着又一张十元的,我不识时务地把钱弹在地上,急忙合上书:“我不要!真的不要!”   我这出于本能的反应,惹得他们一阵冷哼,霎时间感觉空气有些糟糕,心里想着:完了,死定了,钱已经被我拨拉地上,我这捡不捡都是错!   S君就在这一刻出来打圆场:“李君,明天你让你家少爷带她来找我!”李君慌忙应允:“她跟我儿子同龄,跟着您一起学外语?”   S君斩钉截铁的态度,让这群人哑口无言。   我目送他们离去,之后我的心凌乱不堪,默默地回宿舍,辗转反侧到天快亮时才睡着,等我醒来时已经小晌午了。   自考泡汤,对我来说就是俩字:沮丧!   但凡离开学校参加自考的,都出自寒门。生活要自理,书要自己打工赚钱买,还要顶着被人轻蔑的眼光,天南海北同龄的哪个敢说自考?   S君是移民墨尔本的华籍留学生,领衔外交官。颠沛流离的留学生涯,成就了他的学识也摧垮了他的健康。   这次邂逅,他从我身上看到他曾经的影子。   做他的关门弟子,我是最笨的一个,经常被他骂得狗血淋头,加上李家少爷的嘲笑,我是各种不服,各种憋屈。换来一句:“有种你滚!不要学了!”   自古严师出高徒。可是这句话到我这里应该这么改:铁丝串豆腐——提不起来。   花样年华的学习档口也是恋爱的高峰期,情窦未开。家人催着相亲,加上同学送各式各样的小礼物,可把我能耐坏了,走路都是趾高气扬的,那眼睛都长到头顶上了!   S君欣赏我这桀骜不驯的性格。   他希望,在他有生之年,把我牵到沛的手里,更希望沛能陪我到天荒地老。   在S君的安排下,沛开一辆越野车,以司机的打扮出现在我面前,极为绅士地微笑握手,俊朗的面孔,整洁的外表,挺拔伟岸的身材。第一眼我就沦陷了,被他握过的手像触到一股电流,激得我心潮澎湃。掩饰不住脸颊绯红的娇羞,情窦初开虽然来得迟,但还是等到了。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那温婉晕染皮毛,发自内心的美原来是这样的。   沛笑眯眯地边开车,边偷看,边偷笑,无语。   车辗转停在一家北方小酒馆,我喜欢吃海鲜,他邀我来这里?我犹豫了一下紧随其后,沛推开三楼独立包厢,S君和一对古稀夫妇,偎桌紧坐,看到我们进来慌忙起身握手寒暄。礼毕,紧随身后的服务员伸手拉一张椅子示意我坐下。   坐在我右侧的沛,拿起点菜薄向我递过来,我的脸刷刷地红:“我不会点菜,真的不会!”点菜薄谦让了一圈,不得已他向服务员打了个潇洒的手势,沛在轻声细语里点完了菜,随口叮嘱:“麻烦您快点上菜。”   我用眼睛余光偷偷看沛,彼此都有藏不住的喜悦和满意。   这一切S君都在眼里,无奈他身患重病,只好把我牵引给沛。旁观者清,老阿姨不说话,好像就是来陪吃的。老伯伯眼睛犀利,饭桌上的弥端怎能逃过他的法眼?   豫菜很快端上来,我们心照不宣地吃,沛维护他绅士的风度,小心翼翼地伺候着。   酒足饭饱之后,老阿姨欠了欠屁股,拉开她的小提包,补粉补口红。老伯借着酒劲向我开口夸沛:“沛虽然比你大十岁,但他条件好!”   “美国回来的留学生,爹是某单位的官,娘是某报社的编辑……”   我听得汗毛回卷。我以为他就是一个司机,我以为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男孩,我以为他没有什么背景……   我的心渐渐地往下沉,脸上逐渐消失的愉悦被沛看在眼里。   沛感觉与其尴尬凝视不如大快朵颐,菜是他点的,清盘也是他。   我抬头看沛的那一刻,残羹剩饭把他两个腮帮子撑得满满的,跟我的目光触在一起,他慌乱地眨了眨眼,低头用最快的速度咀嚼。我的心里泛起涟漪:留学生活中的那些坎坷磨砺,让他如此优秀!温润尔雅的外表下,心里曾经是多么的无助。他的父母这么处心积虑地培养他,岂能甘心情愿地让他娶一个乡下穷丫头?他的人脉网里岂能容我?……唉!瞬间觉得自己浑身都是毛病。   老伯越夸赞沛,我感觉自己越卑微。反省反思:自古婚姻都是门当户对,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那只是童话。   扪心自问:有学历吗?相貌端正吗?气质一流吗?有背景吗?……   我这是猪八戒照镜子——里外不是人。唯一的出路是赶快卷旗走人是上策;我输不起,就落荒而逃。主意毅然决然地挂在脸上。   面对我渐变的脸色和缄默的态度,沛那修长健硕的肢体有些拘谨,表情凝重怅然若失,那一声轻叹我听到了,但我拒绝解释。   匆匆逃回家,被家人埋怨数落……   S君弥留之际,几个越洋电话我都没接到。我不知道他会给我传达什么,我也不想知道他会说什么。   我把沛当做一面镜子高高挂在心间,让他时时订正我的脚步。   恋,是用心去体谅。维护一方纯净的秘密花园,留一份虽憾犹荣的恋抵御人生路上的面具,加倍地爱自己,才对得起那一个恋字。   爱,是相互理解相互尊重,不是强娶豪夺。   作者简介:   黄文芳,祖籍河南,现居湖北荆门。迅捷机械设备企业高管。   喜欢培根的一句:读书不是为了雄辩和驳斥,也不是为了轻信和盲从,而是为了思考和权衡。
相关搜索:

我要评论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 iloveu8 或查找公众号 我爱你吧 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