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官网

谁的青春不留遗憾

  美丽的泡沫虽然一刹花火

  你所有承诺虽然都太脆弱……

  耳边又响起来这首歌,眼角有些湿润,看了看旁边放着这首歌的女生,很陌生,不认识,

  心情有些复杂,都过去这么久了,不仅感慨逝水流年。

  站在公交车站牌旁边,看着陌生的人群,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。深深的叹了一口气

  我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,在这远离家乡城市里挣扎着,为了活着而活着。两点一线,上班——下班。傀儡一样,漫无目的。

  一切都那么平淡,生活像一滩死水,不起一丝波澜,平平淡淡。

  有人说“青春至少要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。不管不顾的爱过”

  某年八月,太阳挂在天空好像要把人烤焦了一样。知了还在叫个不停。让人更是心烦意乱。看着路边的小贩还在一边流汗一边叫卖。不由感叹,生活不易,莫名的一阵心酸。

  走进学校那天,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,在熙熙攘攘的聊天,等待着班主任训话。“美丽的泡沫虽然一刹花火,你所有承诺虽然都太脆弱。”

  很让人舒服的声音,我抬头瞥了一眼,只看到了穿着,没看清楚面容。只知道是一个女生清着这首歌。

  你是哪里人啊?偶尔会有女生过来询问。“新乡。”你是刚初中毕业?“不是”成熟一些的人大多走过来和我一阵寒暄。我却最是讨厌这种强颜欢笑一般的“嘘寒问暖”。故而只能以“嗯嗯,啊,哦,是”来结束这令人厌烦的人情世故。

  班主任过来简单的说了几句话,便踩着高跟鞋,啪嗒啪嗒的走了。

  我听着这二十四五左右,女班主任的“教导”不由得咧嘴冷笑。

  我是路痴,只要是陌生的环境,再小的地方我都会迷路。想回宿舍却找不到路了。我站在很不起眼的小树下面。一边看着一群人一哄而散,一边想着刚刚那阵“热情”的寒暄。不知为何突然感觉有种弄莫名的喜感。

  “你怎么还不走啊?”听到有人问我。抬头看了看,是刚才那个清唱泡沫的女生。只是是非常好奇她这只有一条线的眼泪是如果看到我的。

  没等我说话,她帮我指了指“这边是教室,那边是校门口,我们这里是女生寝室下面,男生寝室在那座楼。超市有无线。”

  “谢谢”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,但也是我最讨厌的两句之一。出于礼貌,还是道了谢。

  那天夜里我们班以男班长为头领,发起了以熟悉为理由,泡妞为目的聚餐。虽然大家都大义凛然的说是交流,其实大多心知肚明。为了所谓的事故圆滑,我也去了。

 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属于装逼,饿了一天的我只吃了五口米饭。而一同来的胖子却吃了三碗米饭和很多菜。

  饭桌上,你来我往,嘻嘻哈哈,好不热闹。我只是看着,好似幽灵一般。

  我现在都记得,那天她很少说话,很安静,只是偶尔一笑,笑的很好看。

  有那么一瞬间,突然觉得她的笑容是我在这虚伪的饭局之中。能不反感的唯一。

  滴滴,我一个趔趄差点被撞到地上。还被狠狠踩了一脚,回头看看背后的人疯了一样,在挤公交。自己慢慢的被社会磨炼磨炼,现在已经麻木习惯了。我拍了鞋子上面的脚印。思绪一直停留在许多年前那天。

  看着自己等了很久的公交一点一点离开。我就站在哪里看着。抬头看了看天空。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。

  阳光很是刺眼,就这样漫无目的的步行在路上。多年前就这样拉着一个女生的手,不知道走过了多少的路。场景何其相似。多想现在还是那个人陪在身边。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身边,笑了。笑的像真的一样。

  那天晚上还是很清爽,不闷热,不严寒。凉风拂面,让人神清气爽。

  班长去哪了,我不知道。只记得最后只剩我们四人回学校。胖子扣的不舍的拿钱坐车。也正合我意,我喜欢听着虫鸣,慢悠悠的走路。

  胖子和另一人好似许久未见的生死知音。一路上聊的欢天喜地。

  为了掩饰尴尬,我不停的玩弄着手机。依稀记得,胖子和他的知己已经远远的把我们甩在了后面。

  我们两个虽然一起走着,但却没一句话。林荫小道只剩稀稀疏疏洒在地上的月光,和两个影子。气氛颇嫌尴尬。

  没有闹市旁边小贩的叫嚷,没有车辆的吵杂。抬头看看星星,没有山村夜晚的星星明亮繁多,却也应景入画。

  偶尔会突然起一阵大风,吹的,三千青丝空飘絮。



相关搜索:

我要评论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 iloveu8 或查找公众号 我爱你吧 即可。